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上海妈网 >

后默克尔时代 德媒反思:德美关系将何去何从?

发布日期:2021-10-19 21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新网10月18日电 据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,随着美国重新考虑其角色并建立新的联盟,无论德国政府组阁谈判结果如何,新一届德国政府都要做出相应调整。

当地时间8月16日,等待撤离的人群聚集在阿富汗机场。

  美国面临“价值观危机”

  8月31日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任务正式结束后,美国总统拜登向美国国民发表讲话说,撤军的决定不仅关乎阿富汗,也将“结束通过大规模军事行动重塑其他国家的时代”。

  报道指出,这相当于对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进行了重新评估。跨大西洋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(GMF)的民主倡议负责人卡茨认为,鉴于这样的新优先事项,再把美国视为“世界警察”就已经不合适了,“因为美国目前在全球的参与,实际上聚焦在美国和其政府以及合作伙伴认为最重要的问题上。”

  阿富汗人试图逃离自己国家的恐慌画面,在美国引发了一场关于美国在世界上未来角色的讨论。美国媒体将阿富汗与越南相提并论,使许多人怀疑阿富汗撤军是否会导致美国外交政策的类似退缩。

  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的创始人布雷默评论道:“过去50年里,世界一直依赖最强大国家的领导水平,但现在越来越难以依赖”。他补充说,美国在冷战期间和911事件后扮演的角色,不再得到足够多的美国民众的支持。

  布雷默还认为,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联盟,将越来越多地基于共同价值观之外的其他利益。在布雷默看来,不是军事或经济力量的削弱在推动外交政策的变化,而是他们曾经认为自己在全球范围内捍卫的价值观的危机。

  根据2021年6月的皮尤民意调查,57%的美国人认为,美国的民主“曾经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但近年来已经不是了”。还有23%的人甚至认为,“美国从来都不是一个好榜样”。

  “美国有越来越多的选民认为,这些希望改造社会的战争并不受欢迎”,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马鲁西奇说:“在阿富汗之后,大规模塑造国家的行动受到了严重的打击,可能会影响一代人。”

  卡茨认为,从阿富汗撤军提供了一个机会,美国可以转移战略重点,更多地关注“对抗俄罗斯”和现有民主国家倒退等问题。

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" src="/uploads/allimg/211019/2131101263-0.jpg" title="德国总理默克尔。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" /> 德国总理默克尔。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

  欧盟“须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行动”

  与此同时,在大西洋的另一边,针对美国的国际角色变得更加有限,欧洲领导人正在评估由此带来的影响。里根斯堡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比尔林介绍:“包括德国人在内的欧洲人再次意识到,他们对美国的依赖性有多大。”

  这种意识,使欧盟内部加强军事合作的呼声再次高涨。“作为一个全球经济和民主联盟,我们无法在没有援助的情况下,确保我们的公民和那些因为帮助我们而受到威胁的人安全撤离,欧洲能满足于这种现状吗?”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9月1日在斯洛文尼亚举行的战略论坛开幕式上发问。

  在《纽约时报》的一篇评论文章中,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呼吁加强安全能力的投资。“(阿富汗)撤军的时间和性质是由华盛顿确定的。我们欧洲人发现自己??不仅在撤离喀布尔机场一事上,而且更广泛地??取决于美国的决定,”他写道。

  德国基民盟的领导人拉舍特在接受《法兰克福汇报》采访时也说:“欧盟必须能够在没有美国伙伴的情况下采取行动”。

  在欧盟框架内加强军事合作的概念并不新鲜,但也没有取得广泛的成功。欧盟保持着大约1500人的快速反应部队,但他们没有被派往活跃的冲突地区,也没有被用来解决重大危机。 现在,新的军事合作计划再次被提上日程。

  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格里希认为,阿富汗事件后,这种对联合军事能力的投资至关重要??但需要一定的条件,“如果没有德国的一大贡献,则无法实现。”

  美国、英国和澳大利亚宣布了一项新的印太安全协议,这使外界对美国在欧洲的外交政策的未来更加担忧。澳大利亚由此取消了与法国签订的价值660亿澳元的12艘柴油潜艇合同,转而向美国购买核潜艇。

  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称此举为“背后捅刀子”,并将拜登的做法描述为“不发推文的特朗普”。而且,法国是在这项交易被公开的几个小时前才得到通知的。分析家巴尔金指出,“在经历阿富汗的尴尬之后,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高层急于为拜登带来一场大胜”,因此很少考虑到这可能会对其他盟友产生的影响。

  这给柏林敲响了警钟。“这一决定的产生方式无疑是令人警醒的,没有事先与受影响最大的国家进行任何协商”,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向德国之声坦言:“每个国家都在自问:如果这事发生在我们身上怎么办?”

  马斯说,很明显,美国希望更多地参与印太地区,减少在其他地区的参与,“这不禁给欧盟提出了一个问题:那我们的参与呢?”

资料图:美国总统拜登。

  美德关系随时间变化

  在德美军目前规模为约36000人。拜登上台后,推翻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将其中12000名士兵部署到其他地方的计划。今年4月,拜登政府还宣布,计划在德国增加约500名军事人员。

  不仅是美国,德国也受到了冷战结束和基于价值观的联盟削弱的影响。

  未来,无论德国政府的组阁结果如何,都必须迅速确定其优先事项。卡茨认为,随着拜登政府对美国外交政策的重新调整,它一直在努力寻找能够坚持到底的欧洲伙伴。

  卡茨表示:“今年秋天,德国将有新的领导层,法国也即将举行总统大选,英国仍处于脱欧后的状态??所以现在很难找到那些与本届政府步调一致的领导人。”

【编辑:孟湘君】